首页 > 笑话

金圣叹评水浒人物,真真是别开生面

来源: 互联网 编辑:佚名 发布:2015-02-27 15:49:44

 “大凡读书,先要晓得作书之人是何心胸。如《史记》须是太史公一肚皮宿怨发挥出来,所以他于《海侠》、《货殖传》特地着精神。乃至其余诸记传中,凡遇挥金杀人之事,他便啧啧赏叹不置。一部《史记》,只是‘缓急人所时有’六个字,是他一生着书旨意。《水浒传》却不然。施耐庵本无一肚皮宿怨要发挥出来,只是饱暖无事,又值心闲,不免伸纸弄笔,寻个题目,写出自家许多锦心绣口,故其是非皆不谬于圣人。后来人不知,却是《水浒》上加‘忠义’字,遂并比于史分发愤着书一例,正是使不得。”

 下面摘自金圣叹《读第五才子书法》:

 一百八人中,定考武松上上。时迁、宋江是一流人,定考下下。

 鲁达自然是上上人物,写得心地厚实,体格阔大。论粗卤处,他也有些粗卤;论精细处,他亦甚是精细。然不知何故,看来便有不及武松处。想鲁达已是人中绝顶,若武松直是天神,有大段及不得处。

 《水浒传》只是写人粗卤处,便有许多写法。如鲁达粗卤是性急,史进粗卤是少年任气,李逵粗卤是蛮,武松粗卤是豪杰不受羁靮,阮小七粗卤是悲愤无说处,焦挺粗卤是气质不好。

 李逵是上上人物,写得真是一片天真烂漫到底。看他意思,便是山泊中一百七人,无一个入得他眼。《孟子》"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",正是他好批语。

 只如写李逵,岂不段段都是妙绝文字,却不知正为段段都在宋江事后,故便妙不可言。盖作者只是痛恨宋江奸诈,故处处紧接出一段李逵朴诚来,做个形击。

 其意思自在显宋江之恶,却不料反成李逵之妙也。此譬如刺枪,本要杀人,反使出一身家数。

 近世不知何人,不晓此意,却节出李逵事来,另作一册,题曰"寿张文集",可谓咬人屎撅,不是好狗。

 写李逵色色绝倒,真是化工肖物之笔。他都不必具论;只如逵还有兄李达,便定然排行第二也,他却偏要一生自叫李大,直等急切中移名换姓时,反称作李二,谓之乖觉。试想他肚里,是何等没分晓。

 任是真正大豪杰好汉子,也还有时将银子买得他心肯。独有李逵,便银子也买他不得,须要等他自肯,真又是一样人。

 林冲自然是上上人物,写得只是太狠。看他算得到,熬得住,把得牢,做得彻,都使人怕。这般人在世上,定做得事业来,然琢削元气也不少。

 吴用定然是上上人物,他奸猾便与宋江一般,只是比宋江,却心地端正。

 宋江是纯用术数去笼络人,吴用便明明白白驱策群力,有军师之体。

 吴用与宋江差处,只是吴用却肯明白说自家是智多星,宋江定要说自家志诚质朴。

 宋江只道自家笼罩吴用,吴用却又实实笼罩宋江。两个人心里各各自知,外面又各各只做不知,写得真是好看煞人。

 花荣自然是上上人物,写得恁地文秀。

 阮小七是上上人物,写得另是一样气色。一百八人中,真要算做第一个快人,心快口快,使人对之,龌龊都销尽。

 杨志、关胜是上上人物。杨志写来是旧家子弟,关胜写来全是云长变相。

 秦明、索超是上中人物。

 史进只算上中人物,为他后半写得不好。

 呼延灼却是出力写得来的,然只是上中人物。

 卢俊义、柴进只是上中人物。卢俊义传,也算极力将英雄员外写出来了,然终不免带些呆气。譬如画骆驼,虽是庞然大物,却到底看来觉道不俊。柴进无他长,只有好客一节。

 朱同与雷横,是朱同写得好。然两人都是上中人物。

 杨雄与石秀,是石秀写得好。然石秀便是中上人物,杨雄竟是中下人物。

 公孙胜便是中上人物,备员而已。

 李应只是中上人物,然也是体面上定得来,写处全不见得。

 阮小二、阮小五、张横、张顺,都是中上人物。燕青是中上人物,刘唐是中上人物,徐宁、董平是中上人物。

 戴宗是中下人物,除却神行,一件不足取。

 第二回回首总评:

 写鲁达为人处,一片热血直喷出来,令人读之深愧虚生世上,不曾为人出力。

 第二十五回回首总评:

 前书写鲁达,已极丈夫之致矣。不意其又写出林冲,又极丈夫之致也。写鲁达又写出林冲,斯已大奇矣。不意其又写出杨志,又极丈夫之致也。是三丈夫也者,各自有其胸襟,各自有其形状……凭空撰出武都头一个人来……其胸襟,则又非如鲁、如林、如杨者之胸襟也,其心事则又非如鲁、如林、如杨之心事也,其形状结束则又非如鲁、如林、如杨之形状与如鲁、如林、如杨之结束也。……

 或问于圣叹曰:“鲁达何如人也?”曰:“阔人也。”“宋江何如人也?”曰:“狭人也。”曰:“林冲何如人也?”曰:“毒人也。”“宋江何如人也?”曰:“甘人也。”曰:“杨志何如人也?”曰:“正人也。”“宋江何如人也?”曰:“驳人也。”曰:“柴进何如人也?”曰:“良人也。”“宋江何如人也?”曰:“歹人也。”曰:“阮七何如人也?”曰:“快人也。”“宋江何如人也?”曰:“厌人也。”曰:“李逵何如人也?”曰:“真人也。”“宋江何如人也?”曰:“假人也。”曰:“吴用何如人也?”曰:“捷人也。”“宋江何如人也?”曰:“呆人也。”曰:“花荣何如人也?”曰:“雅人也。”“宋江何如人也?”曰:“俗人也。”曰:“卢俊义何如人也?”曰:“大人也。”“宋江何如人也?”曰:“小人也。”曰:“石秀何如人也?”曰:“警人也。”“宋江何如人也?”曰:“钝人也。”然则《水浒》之一百六人,殆莫不胜于宋江。然而此一百六人也者,固独人人未若武松之绝伦超群。然则武松何如人也?曰:“武松,天人也。”武松天人者,固具有鲁达之阔,林冲之毒,杨志之正,柴进之良,阮七之快,李逵之真,吴用之捷,花荣之雅,卢俊义之大,石秀之警者。断曰第一人,不亦宜乎?

 二十七回回首总评:

 上文写武松杀人如 ,真是血溅墨缸,腥风透笔矣。入此回,忽然就两个公人上,三番四落写出一片菩萨心胸,一若天下之大仁大慈,又未有仁慈过于武松也者……盖作者正当写武二时,胸中真是出格拟就一位天人,凭空落笔,喜则风霏露洒,怒则鞭雷叱霆,无可无不可,不期然而然。固久非宋江之逢人便哭,阮七李逵之掿刀便摵者所得同日而语也。

 三十二回回首总评:

 看他写花荣文秀之极,传武松后必定少不得此人,可谓矫矫虎臣,翩翩儒将,分之两俊,合之双壁矣。

 三十五回回首总评:

 ……若写宋江则不然,骤读之而全好,再读好劣相半,又再读之而好不胜劣,又卒读之而全劣无好矣。

 三十六回回首总评:

 此书写一百七人,都有一百七人行径心地,然曾未有知宋江之权诈不定者也。

 三十七回回首总评:

 通篇写李逵浩浩落落处,全是激射宋江,绝世妙笔。

 处处将戴宗反衬宋江,遂令宋江愈慷慨出丑,皆属作者匠心之笔。

 四十二回回首总评:

 二十二回写武松打虎一篇,真所谓极盛之事也。忽然于李逵取娘文中,又写出一夜连杀四虎一篇,句句出奇,字字换色。若要李逵学武松一毫,李逵不能;若要武松学李逵一毫,武松亦不敢。

 六十三回回首总评:

 写大刀处处摹出云长变相,可谓儒雅之甚,豁达之甚,忠诚之甚,英灵之甚。一百八人中,别有绝群超伦之格,又不得以读他传之眼读之。(注:云长指的是关公关云长)

 六十六回回首总评:

 夫忠义堂第一座,固非宋江之所得据,亦非宋江之所得逊也。非所据而据之,名曰:“无耻”;非所逊而逊之,亦名曰:“无耻”。无耻之人不惟不自惜,亦不为人惜。

 鲍鹏山在评说《水浒》有一段话,窃以为说得很好。

 鲁达登场,作者描写的是他的品性,鲁达是圣人。

 林冲登场,作者描写的是他的性格,林冲是凡人。

 武松登场,作者描写的是她的武艺,武松是神人。

 金圣叹(约1610年-1661年),本名金人瑞,又名金采,字圣叹,中国苏州人,明末清初着名文学批评家,为人率性而为,恃才傲物,早年半僧半俗,擅长扶乩,醉心佛学,并自命才子,着作不倦,不幸卒于哭庙案。他评点小说《水浒传》、戏曲《西厢记》及杜甫诸家唐诗,批点绵密细致,深入至一字一句,开创中国前所未有文学批评的新模式,树立小说戏曲评点的新体例,为身后中、日、韩作家所仿效。他不满《水浒传》后半部招安的情节,腰斩百回本为70回本,创造更为明畅紧凑的新版本,流传最广,成为身后300年间《水浒传》的通行定本,其修订的《西厢记》亦公认为最优美的本子。金圣叹提高通俗文学的地位,提出“六才子书”之说,使小说戏曲与传统经传诗歌并驾齐驱,受推崇为中国白话文学运动的先驱,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


更多疯狂内容请关注你疯啦自媒体:

搜索微信号:nifenglacom 新浪微博:@你疯啦官微 腾讯微博:@关注我们